洛阳网首页 新闻 县区 百姓呼声 律师在线 百科 房产 娱乐 电子报 网站投稿 洛阳社区
  新闻 | 图片 | 洛阳 | 国内 | 国际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社会

景德镇准分子激光治疗近视,景德镇准分子激光治疗近视价格,景德镇准分子激光治疗眼睛

您当前的位置 : 洛阳网  >  新闻中心  >  洛阳  >  洛阳新闻      来源: 洛阳网-洛阳日报 2017-11-20 13:46:28

景德镇准分子激光治疗近视,

原标题:专访|王安忆:小说不能推到普遍性上,我就想写一种情

作家王安忆又出新作了,这次她推出了小说集《红豆生南国》,收录三个中篇《乡关处处》《红豆生南国》《向西,向西,向南》。

作家王安忆。视觉中国 资料图

这三篇小说有一个共同点,写的都是都市移民,第一个写来上海的上虞钟点工保姆,第二篇写香港男人,第三篇写在纽约的两个华人女性。细碎的笔触,浓烈的烟火气息,老练的笔触,这是许多读者熟悉的王安忆的味道。在写完更有形而上色彩的《匿名》之后,王安忆似乎回归到了她最擅长的世情题材。

借着新书发布的机会,澎湃新闻对王安忆进行了专访,与她聊了聊这本最新小说集。

【对话】

小说千万不能推到普遍性上头

澎湃新闻:这部小说集里前两篇《乡关处处》和《红豆生南国》的语言风格和第三篇很不同,前两篇更文白,有点章回体小说的感觉,比如四字的词用得很多,你是有特别的考虑吗?

王安忆:可能还是和题材有关系。尤其是第二篇,《红豆生南国》,因为我写的是香港社会,香港人说话其实很有古风的,但我本人不会说广东话,当我很客观写他们的时候,还是会注意希望能还原他们说话的方式。到了第三篇就是普通话的叙述。第一篇是写绍兴保姆嘛,绍兴人说话也和普通话体系不大一样。普通话的叙述和地方上的叙述不一样,但我也不企图像金宇澄那样(全用地方话来写)。

澎湃新闻:但是你之前写《伤心太平洋》,新加坡的故事,好像也没有特别刻意去追求一种语言上的南洋风味。

王安忆:《伤心太平洋》不太一样,不是写实的写法,完全是抒情式的,还是用我自己本人的语言在写。

澎湃新闻:这三篇小说有很不同的阅读体验,第一、二篇读起来特别痛快,到第三篇就感觉有点涩,直到后来写到两个失意女人走近的时候,好像才回归到了王安忆的本色,你自己怎么看?

王安忆:可能和写作环境有关系,第三篇我是回到上海来写。还有一个原因,第三篇读起来涩,是因为材料太多,其实我不大能控制情节。

《红豆生南国》

澎湃新闻:《向西,向西,向南》这篇里,读到后面你写这两个失意的女人走到一起时,我想到了你早期写的一篇小说《弟兄们》,写的是三个好姐妹的情谊,最后分开了。“向西”这篇后面交代得比较含蓄,如果继续发展下去,这两个人后来的发展会不会和你写《弟兄们》不太一样?

王安忆:好想不太会。你这个对比很有意思。我记得当时刊登《弟兄们》的时候,我写了一篇创作谈,我就提到我对姐妹情谊的理解完全不是同性恋那种,弟兄们还很年轻,但是“向西”里面这两个人已经到中年以后了,再要有什么戏剧性的故事,似乎时间也不够了,并且一个人经历那么多以后,也要找到地方安静下来。

澎湃新闻:关于女性情谊,我想到您以前写过纪念你的挚友、女作家陆星儿的文章,里面的女性情谊很让人动容,你觉得女性情谊特别在哪里?

王安忆:我觉得好像男人闺蜜是比较少的,但基本上每个女的都有闺蜜,这好像是一个普遍的事实。你到餐馆你去看,两个女的在一起的超过一男一女的,尤其是现在,而且很亲密。为什么女性之间会这么亲密,当然我这么说很危险,很容易被解读成同性恋什么的。所以我很谨慎,不然就还是落到情欲的窠臼里。我觉得可能和命运有关系,女性的命运还是有相当的共同点。男性我觉得是一种社会人格,他们即便有的话,也不太交流。我们身边也有很多男性朋友,他们和自己的同性之间不会像女性之间那样,沟通得那么深,我觉得女性是一种感情容量很大的动物。

澎湃新闻:说到男女这个问题,《红豆生南国》里,你写的是一个男人觉得自己欠身边的各种女人的恩情,包括生母、养母、妻子、情人等女性,是不是也可以理解为男性成熟得比女性晚一点?

王安忆:小说千万不能推到普遍性上头,它还是个别的。也有人问我这个小说想写什么,我就说我就想写一种情吧。我们说到情就很容易把它归到大范围里去,但写小说注意的是那种不能归类的东西,他们这些情感都是很难归类。

美国的华人写作,我也不太好意思去评判

澎湃新闻:关于《乡关处处》这篇,我想到去年你参加过一个关于城乡关系的学术会议。这篇小说里似乎也隐含着城乡关系的一条线。所谓的乡关处处似乎是反语。

王安忆:对,其实是无家。当时那个会上,已经有很多人反对我了,我和一些老师有一些争执。陈思和就很天真,他就觉得这些农民工就能在上海生存的,但因为这些人目的还是要攒好养老的钱,然后还是要回到家乡去,基本上他们的出路就是这样,除非发生类似灰姑娘碰到王子这样浪漫的意外。

澎湃新闻:说到《红豆生南国》这篇,这个男主角有香港左翼的色彩,你写的时候,有没有想到《启蒙时代》里的南昌这个人物。“红豆”里这个男主角前期时候左翼色彩很浓烈,但他被学校惩罚之后,似乎就突然断掉了这个情怀,没有行动力了,只是倾注到文字上,似乎有一个断裂感。

王安忆:这两个人物不一样。这就涉及到很具体的情况,比如我肯定要规定他是一个文艺青年,如果不是文艺青年的话,他对自己人生的反省和他的体会,不会那么细腻。什么人最能够当一个文青?就是左翼青年。文青和革命是一路的,尤其是在那个年代的香港社会,因为他是一个极草根的人物,他的生活给予他文艺养料的就是左翼运动,尤其是那个时代的香港。

澎湃新闻:“红豆”这篇是以香港为背景,之前你也写过《香港情与爱》,还有你之前写过《伤心太平洋》,南洋背景,以你父亲的故事为主线。

王安忆:《伤心太平洋》是一个抒情性的东西,我只能用这样的方式,因为物质性的资料比较少,所以我只能写一个抒发性的。有时候想象会受具体的局限,自己家族的事情就不太能打开你的想象,如果是不相干的一个人,倒是能打开。

澎湃新闻:所以你以后不会写一个以南洋会背景的故事吗?

王安忆:我后来也写过,《新加坡人》。这和每个人的生活经验有关系,在这个生活经验里,你就时不时会用到。

澎湃新闻:说到南洋,你在有一次和黄锦树、骆以军的对谈里,谈到马华文学可能会为中文创作提供新的可能,能再具体谈谈吗?

王安忆:是的,华语在马来西亚的处境是和我们完全不一样的,它是一个被边缘化的文字。没有任何实用性的功能,办公语言也不是它,社交语言也不是它,作为族群来说也是孤立的。在中国,中文都是功能性的语言,顾城有一句话给我印象非常深刻,他说汉语就像一张流通过度的钞票,立志开拓出新的汉语。当然这很难啦,因为你说出话是为了让人沟通,为了让别人懂。而在马来西亚,华语天生就是一种孤立的语言,就只能用到艺术上去,除了华文写作,就没有任何用处。他们的作者也会感到很寂寞,你看黎紫书跑到北京,黄锦树住在台湾,好想要回到母语的胎胞里。但是他们如果孤立发展吧,也是很特别。如果你去注意黄锦树这些人的文字,和中国是有很多区别的。我觉得他们首先是继承五四的白话文传统,另外又加入了很多译文体的元素。

澎湃新闻:美国的华人写作也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吧?

王安忆:美国的华人写作,我也不大好意思去评判,因为承担写作的人的水平是不高的,因为那边的人生存很重要,要做生意,谁会去写作啊?就像哈金这样的人,是用英文写作的。在美国有一个特殊情况,是我们这边不大能理解的,他们是不大喜欢看译本的。所以我们这边一天到晚在说中国文化走出去,但其实人家根本不要看翻译的中国文学。有一个上海的作家出去的叫裘小龙,他就是用英文写作,其实我们现在看他的作品,真的是非常一般的,可是他用英语写作,别人就愿意看嘛。所以凡是在那边比较有名的华人作家,都是用英语写作的。

澎湃新闻:所以用英语写作等于算是一种优势吧?

王安忆:是一种优势,但是我们读中文的读者也很多啊,其实我们没有那种要走出去的压力的话,我们问题不大的。我是不要走出去的。我觉得他们那么喜欢走出去,是为什么呢?还是承认西方的标准更加有价值嘛。

现在很多人是不得已去写长篇

澎湃新闻:张旭东教授(纽约大学)会把你和左翼文学圈或和当代中国的左翼思潮联系在一起。你怎么看?

王安忆:是的,他从我的小说里面找到学术的支持。有个花絮很好玩,去年我在他那边驻校嘛,他专门为我举办了一个研讨会,这个研讨会就是一个大团结,左中右都来。事实上,我也觉得,这是诠释者的权力嘛。但是从某一个方面来讲,我也不是特别赞成用左翼这个字眼,可能我更倾向于对资本主义的批判,对全球化的批判。

曾经有一度,我们这拨人,薛毅啊,蔡翔啊,张旭东,我们在一起做了很多事情,包括要为陈映真做研讨会,我们对陈映真尊重,当然到后来也会有些分歧。但我到现在也不会否定我的立场,台湾人给我起了一个外号,叫我“共和国的女儿”,我很共和国的,但我又觉得我和他们不完全一样,我追求的理想和他们不完全一样。

澎湃新闻:你和陈映真追求的理想怎么不一样?

王安忆:我觉得陈映真现在完全是被误解的。我们在亚洲,身处在后发展国家,我们有很多无奈的。你如果说你反对资本主义,人们就会觉得你反对改革开放,这是很容易被误会的。即使从美学上讲,就是没有政治,是一个无政治的选择,但是你在这么一个处境里面,你不可能这样,因为周围具体的材料就是这样的。这个事情说起来很复杂,涉及很多很多人,很多很多关系,尤其我们这些有理想主义的人会不断在现实里碰到很多挑战。

澎湃新闻:您的创作生涯似乎有一个特点,中短篇更像大众认识的那个王安忆,就是写世情,写日常等等,但你的长篇题材更多元,似乎更有雄心。

王安忆:对,是有这个特点。但这不是我的野心,这是长篇的野心。现在写长篇变成一个非常普遍的东西,任何人拎起来就是一个长篇,因为有出版的要求。现在很多人是不得已去写长篇。如果你不写长篇的话,就得不到出版社的接纳。即使在国外,如果你要出短篇,他一般也要你一本书,12个短篇,有出版界的限制。所以我们的长篇就特别多,其实长篇是非常难写的。对于我来讲,我要找到一个长篇的题材是很难的,它本身对体量有一个要求。而且我们中国人有一个误解,我们以为写得长就是长篇,它还有一个文体的问题。所以现在很多小说都是很长很长的长篇,三大本两大本,就会变成固定的编年的体例,然后这种编年的体例就会得到一个特别好听的名字,叫史诗。其实长篇不是完全靠篇幅,本身文体有它的要求,有一点是要有一个大的东西来表达。

澎湃新闻:这个情况好像在香港不同,像董启章的作品都很厚。他说在香港,其实大家不喜欢长篇,大家喜欢看短篇中篇,长篇可能不受欢迎。

王安忆:他可能是在抵抗。但我觉得香港人还是喜欢看长篇的。像琼瑶、廖辉英啊,在香港卖得都不错,还有金庸啊这些。我觉得香港这个地方,好像还没有到诞生大作家的时代,有的时候你不能着急。

责任编辑:

返回洛阳网首页>>
[ 责任编辑: 马佳佳 ]
相关阅读
  • ?10岁女孩殒命滑雪场传送带 目击者质疑救援不及时
  • ?医保支付标准有望一季度落定 医院将成药品压价主力
  • ?城市适婚青年相亲记:相亲者女生大约占七八成
  • 高层阳台封还是不封?看真相
    高层阳台封还是不封?看真相
  • ?1月房企销售额飙升 持续高增长恐怕很难
  • ?[房产]郑州1元房价引关注 房价也有"熔断机制"?
  • ?[房产]中电银河湾盘点2016年洛阳楼市新变化
  •  
     
    新闻排行
  • 陕西少年指认小偷 被拉下公交车群殴
  • 河南下周最高气温20℃ 周末将迎新一轮...
  • 94岁功夫奶奶4岁起习武 曾单挑恶霸
  • 滞留印度54年老兵回国 称中国变化“很...
  • 羊妈妈被撞死 死亡瞬间生出小羊
  • 央视:“房产税”将至 2017年房价要跌...
  • “超大圆月”现身古郡敦煌 独美大漠夜...
  • 熊孩子看电影太吵闹 旁人警告无效后母...
  • 四川眉山一孕妇狂犬病发身亡 全镇捕杀...
  • 女子驾外地车进长安街被罚 状告交警称...
  • 百姓呼声
    房产证土地证丢失需按照以下步骤进行补办
    灵活就业人员办理住房公积金登记开户手续
    精彩图片
    广西海警查获1609张走...
    直击云南边境扫雷 地雷...
    成都发现60座战国墓 挖...
    情人节前必备拍照小技...
    精彩热帖

    正月十五 二龙戏珠

    拍家儿拍美(梅)了

    汉风闹花灯

    舞步出品 洛阳风光新作
    / 和农友三天二夜游沁河纪实照片
    / 中 秋 夜 月
    / 走来走去,飞来飞去 ,一个目的 ―― 找吃
    娱 乐
    生活 洛阳天气 水费查询 电费查询 房屋租售 彩票开奖 快递查询
    交通 洛阳地图 洛阳航班 洛阳公交 长途客车 火车时刻 旅游线路
    政务 政府机关 违章查询 个税计算 查公积金 户籍查询 办出入境
    网点 银行网点 洛阳医院 教育学校 社保查询 移动通信 保险理财
    优惠 商场打折 团购导航 特价酒店 休闲娱乐 潮流热卖 美食情报
    资讯 人才招聘 特色餐饮 股票行情 教育培训 购车手册 养生课堂
     
    版权声明:洛阳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转载或建立镜像等。 联系电话:0379-65233520
    洛阳日报报业集团简介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网站地图 豫ICP备05017468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编号:4112012002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编号:1608238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编号:豫B2―20060064  
    网络服务:(0379)65233606 65233616 业务咨询:(0379)65233618 65233767 传真:(0379)65233529
    地址:洛阳新区开元大道218号 报业大厦22层 邮编:471023
    本站法律顾问 河南中冶律师事务所 张彦立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379)65233605